免费的很黄很污的全部视频

此番万花小院大难,刺客来势迅若雷霆,皆是难得一见的高手,王府护卫不堪一击,李灵仙机警,侥幸保住性命,带着安王李良仓皇逃命。

几个人思来想去,绵阳府地界上只有一个蓝经天算得上一流高手,或许能借盘山地势逃过这一劫,这才匆忙入山求援,没想到求助不成,反而葬送了蓝经天的性命,连同府中总管也被黑衣刺客残杀。

到了这个时候,李灵仙反而镇静下来,前无出路,后无退路,生机绝断,这个时候心里格外思念起断臂孤独的谷铁心来,如果他知道自己被人刺杀,应该不会再颓废下去,蹉跎岁月了吧。

李灵仙踏前一步,淡淡说道:“事已至此,我们在劫难逃,你们究竟是谁,为什么要对万花小院下此毒手?还请相告,就算死也要让我们死得明明白白。”

“啧啧,都说万花双姝中的灵仙子颇有过人之处,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,至于为什么惹上我们,到了阴曹地府有的是时间慢慢想。”黑衣人残忍说道。

李灵仙没有动怒,长吸了一口气,长剑直指黑衣刺客,清朗说道:“出手吧。”

黑衣人阴险冷笑道:“既然明知是死,何必再费周折。”说罢抬起一只脚踹倒年长男子,踩住男子胸膛。

李灵仙眼前一黑,气的娇躯发抖,说不出话来。

“仙儿,不要管我……”话音未落,黑衣刺客脚下发力,只听见一声沉闷的骨碎声传了出来。年长男子疼的眼冒金星,险些昏死过去。

“放下兵刃。”黑衣刺客寒声说道。

“父王,娘亲,我不想死,姐姐,我不想死,救救我。”李灵枫突然嘶声哭了出来,瘫倒在地。

李灵仙没有回头,讥讽叱道:“你们这些恶贼,竟然不敢和我一个女流之辈堂堂正正一战,胆小如鼠!”

居家可爱活力美少女生活照

“骂得好。”黑衣刺客冷笑一声道,“最有用的办法才是好办法,堂堂正正,一文不值。”

李灵仙怊怅若失,紧了紧握剑的玉手,终是松了开来,凄凉平静的将长剑抛在一旁。

黑衣刺客怪笑一声,眼中邪芒四散,不知道在琢磨什么。

突然,方才跟随黑衣刺客后来的消瘦蒙面人厉声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一众刺客一震,目若冷电,四下张望,却没有看到蒙面人口中呵斥的人。

“在哪里?”黑衣刺客一震,冷喝道。

蒙面人一指地上,刺客不明所以,望了过去。此刻日头已经升起来了,树木山石投下长长的影子,侧旁一处突出的山石上,清晰的印着一个人影,宛若鬼魅,静静的一动不动。

一众刺客心中大寒,急忙望了过去,只见一侧山崖上站着一个清秀白发半生的男子,背着一把长刀,刀身很奇特,似金非金,似银非银,神色清冷幽寒的望着山底下的众人。

黑衣刺客一惊,目中异色一闪即逝,厉声喝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“不用这么大声,阁下埋伏的暗桩已经被我除去了。”男子清冷说道。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“我?或许是你的故人也说不定。”男子淡淡说道。

“故人?我还没有这样鬼鬼祟祟的故人。”黑衣刺客冷漠应道。

男子一笑,如沐春风,轻声说道:“也罢,是与不是没什么相干。”

“你要救人?”

男子看了一眼谷底望着自己怔怔出神的万花小院诸人,犹是万花双姝,神色各异,变幻莫测。男子笑了笑,没有说话,刺客脚下的年长男子大声喊道:“少侠,你快走。”

“闭嘴。”黑衣刺客冷声喝道,脚下透力,年长男子只觉得胸口压着一块千斤巨石,喘气都很难,更遑论说话。眨眼间年长男子脸色比之猪肝还要红上几分,眼中爆出阵阵血丝,狰狞可怖。

“贼子,尔敢。”李灵仙怒声斥责道,不过投鼠忌器,不敢上前。

“你脚下的人按辈分是我长辈,你很有胆量。”男子缓缓说道,正是李落。

两个中年女子不认得李落,乍闻安王李良是李落长辈,担惊受怕中有些惊诧,不知道眼前来人是何方神圣。

“哪又如何?”黑衣刺客冷声说道。

李落淡淡说道:“你们敢刺杀大甘的皇亲国戚,果然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。”

“好大的口气,这么说你要替朝廷出面捉拿我们?”

李落摇了摇头道:“现在你们有人质在手,我落在下风,此事过后我定会彻查,不过眼下我只能想别的法子试一试。”

“哦,什么法子?”

“你们杀人是为图财,今日若能手下留情,背后主使许给你们的银两我多出五成,一个月之内我不追究这件事,一月之后,如果你们还在大甘,那就各凭本事,生死由命。”

“哼,气派果然大的很,只不过风险大了些,就怕我放了他们,银子拿不到不说,还要落入朝廷鹰犬的圈套中。”

李落长笑一声道:“看来你怕他胜过怕我,我大约能猜到是谁了。”

黑衣刺客眼孔一收,冷冷说道:“故弄玄虚。”

李落淡淡一笑,漠然无声的看着一众刺客,平静的仿佛只是看着山谷中的一花一草。

刺客人数虽远胜李落,但不知道李落虚实,反而有些畏首畏尾,惊疑不定的看着山崖边上的李落。

山谷中和数刻前有些相似,都很安静,只是更加诡异了。

黑衣刺客杀气一显,阴森喝道:“半刻已过。”

话语刚落,身旁一个刺客眼睛也不眨一下,鬼头刀轻轻一扫,一个村民拦腰两断,一时半刻没有马上死去,惨呼声在山谷中四下回荡,双手乱抓,内脏流了一地。

李灵仙身后的两个中年女子忍不住呕吐起来,摇摇欲坠,李灵仙也好不了多少,俏脸惨白一片。

李落静静的看着山谷中的刺客,神色清冷如昔,不见心绪波动,却比盛怒更为骇人,一股无言杀气慢慢的侵蚀着这里的一草一木。

“王爷,你……”